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

  张印富律师【北京合同纠纷律师,专业合同纠纷律师,北京合同纠纷网,合同纠纷律师咨询,合同纠纷案例,合同纠纷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合同法专业委员会主任、高级合伙人,盈科盈科涉军法律事务工作委员会主任。

张印富合同纠纷律师
手机:18910178175
传真:010-59626918
E-mail:529547983@qq.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领域  -> 合同纠纷律师 -> 抵押担保
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担保合同是否无效?

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担保合同是否无效?

    《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但实践中,如果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该担保合同是否因违反上述规定而无效?张印富律师认为,仅依据上述规定评判,并不能认定担保合同无效。具体分析如下:

一、公司以合同形式提供担保,所签订担保合同效力,亦受《合同法》及《担保法》评判

    公司组织及公司行为受《公司法》调整,但公司以合同形式提供担保的行为,亦属于平等主体之间合同行为的范畴,应受《合同法》及《担保法》的制约。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违反了《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但对担保合同效力的认定,应首先从《合同法》及《担保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评判。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根据《合同法解释(一)》第四条“合同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以及《合同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在合同法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缩小了合同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15条指出:“人民法院应当注意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十四条之规定,注意区分效力性强制规定和管理性强制规定。违反效力性强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合同无效;违反管理性强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具体情形认定其效力。”也就是说违反“管理性强制规定”,一般不认为无效,应根据具体情形认定其效力。

二、《公司法》第16条第2款为管理性强制规定

    法律没有禁止公司为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在决议表决时,该股东或者受该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表决。同时,在排除上述股东的表决权后,决议的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方为有效。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体行为,防止公司实际控制人或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小股东或其他债权人利益,其实质是内部控制程序,超出交易相对人判断和控制能力的范围,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故此规定应理解为管理性强制性规范,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三、从文义解释上,没有规定违反《公司法》第16条第2款会导致公司与交易相对人签订的担保合同无效

    公司股东会决议属于公司内部程序,而公司为股东提供担保签订担保合同,必然涉及公司之外的第三人,超出了《公司法》调整的范围,除了适用《公司法》,还应适用《合同法》《担保法》。

公司法担保条款是对担保人单方的公司内部关系的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并不是禁止担保交易行为,从文义解释上,得不出直接约束公司与交易相对人签订的担保合同效力的结论,也没有规定违反该条款,会导致公司与交易相对人签订的担保合同无效。

    《担保法》及《担保法解释》不存在“公司未经股东会决议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担保合同无效”的规定。需要注意的是,《担保法解释》第四条“董事、经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个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容易使人产生疑惑。其实,该《担保法解释》第四条所指的《公司法》第六十条系1999年修正的《公司法》中的第六十条,现行《公司法》已对上述规定进行了修改,未保留原第六十条之内容,《担保法解释》第四条已无适用前提。另《担保法解释》第四条前半部分规定的是“董事、经理违反《公司法》第六十条的规定,……担保合同无效。”而现行《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的是“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董事、经理”与“公司”显然是不同对象。得不出违反《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担保合同无效的结论。

四、最高法院公报案例观点认为“公司违反《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

    最高法院公报案例“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等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裁判要旨:公司违反《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另外,违反《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并不导致担保合同无效,但对公司造成损失的,可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公司法》第148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第149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此内容由www.bjykzyf.com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