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北京张印富合同纠纷网

  张印富律师【北京合同纠纷律师,专业合同纠纷律师,北京合同纠纷网,合同纠纷律师咨询,合同纠纷案例,合同纠纷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合同法专业委员会主任、高级合伙人,盈科盈科涉军法律事务工作委员会主任。

张印富合同纠纷律师
手机:18910178175
传真:010-59626918
E-mail:529547983@qq.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领域  -> 合同纠纷律师 -> 抵押担保
违背真实意思提供保证的,保证人可免除保证责任

违背真实意思提供保证的,保证人可免除保证责任

生活中,民间借贷的出借人,多数情况下都要求借款人提供保证人作担保。能够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原本不是亲人就是朋友,往往处于信任和缺少法律知识而忽视其中的法律风险。特别是在借款人为了顺利借到款,对保证人隐瞒了借款的相关信息,借款人一旦失去偿还能力,出借人要求担保人偿还借款,保证人不得不以自己的资产还债,更有甚者会因担保而倾家荡产。张印富律师在此提醒您,有一种情况是借款人与出借人事先设定了一个圈套,把本应借款人承担的债务转嫁给保证人。一旦出现此类情况,及早寻求法律帮助,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法律对此明确规定,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保证人可以免除保证责任。举例说明:

【案情简介】

甲信用社(贷款人)与乙公司(借款人)、丙公司(保证人)签订了《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贷款人同意向借款人发放短期贷款2000万元,保证人对借款人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07年5月30日,甲信用社将2000万元贷款转至乙公司在甲信用社开立的帐户中。2010年12月9日,甲信用社向H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乙公司、丙公司连带偿还甲信用社2000万元及利息。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贷款人甲信用社与借款人乙公司以及保证人丙公司签定的《保证担保借款合同》是三方真实意思表示,为合法有效合同。甲信用社于2007年5月30日向乙公司发放了2000万元贷款,履行了放贷义务,乙公司未依合同约定在规定的期限内还本付息,丙公司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也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保证责任义务,已构成违约。根据《合同法》《担保法》《民事诉讼法》规定,判决:乙公司支付原告甲信用社借款本金2000万元及利息。丙公司对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丙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河北省高院提起上诉称:丙公司与甲信用社、乙公司签订《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后,甲信用社并未按合同约定向乙公司实际履行贷款义务,甲信用社与乙公司之间是以贷还贷的行为,一审法院认定甲信用社履行了合同义务与客观事实不符。

河北省高院二审查明:甲信用社向乙公司发放的该笔借款已于2007年5月30日划转至乙公司在甲信用社开立的账户,2007年9月20日,乙公司利用该笔款项作为保证金向甲信用社申请开具了4000万元的承兑汇票。二审法院审理认为:甲信用社虽已在借款担保合同签订的当天将借款发放至乙公司账户,履行了发放贷款的义务。但根据查明的事实,甲信用社向乙公司发放的贷款用于了其已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的保证金,而借款担保合同明确约定借款用途为购生铁,甲信用社为乙公司开具承兑汇票行为发生在借款担保合同之前,甲信用社在明知借款用途系购生铁的情况下,改变借款用途,将该款扣划用于缴存承兑汇票保证金。上述事实,丙公司不知情,甲信用社亦不能证明丙公司知道或认可甲信用社将该款用于偿还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的事实存在。甲信用社的行为符合《担保法》第三十条第二项关于债权人采取欺诈等手段,骗取保证人的保证,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保证人依法可以免除保证责任的情形。上诉人丙公司上诉理由成立。判决:撤销河北省H市中院(2011)H市民三初字第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丙公司对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甲信用社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

最高法院审理查明,本案涉及的2000万元借款未直接进入乙公司的保证金账户,其资金走向是,2007年5月30日甲信用社将2000万元贷款转入乙公司的活期存款账户(账号:),同年9月3日甲信用社将该款从乙公司的活期账户转入过渡账户(账号:),随后,甲信用社将过渡账户中的上述款项支付了承兑汇票保证金不足支付的款项。

最高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2000万元借款,各方《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是2007年5月30日至9月13日。合同签订后,甲信用社将该笔借款转入了乙公司活期存款账户,但乙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用途使用该款,而是一直将该款存放在活期存款账户中。同期,乙公司在本案借款合同签订之前,于同年5月17日申请甲信用社出具过5张银行承兑汇票,票款共计4000万元,乙公司仅缴存保证金2000万元,该批汇票到期付款日为9月3日。至9月3日,甲信用社将乙公司存于存款账户中的本案借款2000万元全额扣划用于支付了其承兑汇票项下的欠款。乙公司以“购买生铁”为名,申请了本案争议贷款,但其并未将该款投入生产经营,而是长期置于存款账户中并按期另行支付贷款利息,直至案外承兑汇票到期并被甲信用社扣划,从乙公司和甲信用社上述“贷款不用,等待扣划”的默契操作过程,可以认定乙公司申请本案贷款的目的是为了在案外汇票到期后归还汇票项下的欠款。甲信用社与乙公司以“购买生铁”为名签订借款合同,并据此取得丙公司的保证,但是甲信用社与乙公司的实际目的系将丙公司担保的借款归还已经实际发生的欠款,该行为性质上符合本院《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情形,即“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因并无丙公司知道或应当知道主合同当事人改变贷款用途的证据,故原二审判决认定丙公司不应承担保证责任正确,依法应予维持。甲信用社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判决:维持河北省高院民事判决。(本文所举案例为最高法院真实案例,隐去了真实单位名称)。

(此内容由www.bjykzyf.com提供)